首页>报纸>三明日报>  小山村里客家武狮阵的坚守

小山村里客家武狮阵的坚守

作者: 出版日期:暂无 点击数:114

【地址】 地址1 地址2

【版次】第B1版:新闻聚焦

【入库时间】20140910

【全文挂接】

【全文】

武狮阵的6人

武狮阵排练时的部分场景。

本报清流记者站 吴火招/文 陈汝辉/图

[阅读提示]

7月9日,罗征明一大早就召集伙伴们排练舞武狮,并用沙子磨他们的“兵器”,这些铁制品,由于用的次数少,磨的也少,锈也生得更快。

罗征明,清流县里田乡里田村人,他正在排练的是该村的客家武狮阵。

客家武狮阵早期为客家人练武强身的一种武术团体,融合了武狮和钩、刀、钯头、双铁尺、双棍等兵器武术展演,因为这些不离手的兵器,加上武狮和武术同出一辙的步法招式,甚至隐隐见于武狮中的武术,所以称其为“武狮阵”,而非“舞狮阵”。这一传统客家习俗据说从明清时期就有了,经历过辉煌和没落,却仍然一直传承延续。

过去,每逢春节,武狮阵会到每家每户送吉祥,深受民众的喜爱。

如今,随着时代的发展,在这个小山村继续坚守的只剩6个中老年人,其中年龄最大的已82岁,后继者难以寻觅……

六人阵势演绎神话

相传,在很久以前,某座宫殿里养有一只狮子和一只大象。有一天,狮子和大象在打闹嬉笑的时候,不小心把大象弄伤了,为此狮子被主人喝斥了一番,狮子一气之下离开了宫殿,并一路远走至番邦之外,主人使尽各种办法也叫不回来,于是主人去求弥勒佛祖,希望弥勒佛能把狮子引回来……

客家武狮表演的正是这一段引狮的过程,弥勒佛通过用“春龙草”和绣球一步步把狮子引回来,半路又让狮子跑了,然后又引回来这样一个曲折的过程,这一过程用时近四十分钟,狮头的舞动,狮尾的默契配合,把狮子的贪玩、狂野、威武和桀骜不驯展现得淋漓尽致,而弥勒佛这一角色则是在一步步对狮子或强硬或柔和的拉锯中,体现人类如何用智慧驯化狮子的野性,使人与自然逐步和谐的过程。

“这个武狮阵至少要6个人,一个佛佛(当地方言,弥勒佛的扮演者),头套木质弥勒佛头像,一个狮头,一个狮尾,两个敲锣,一个打鼓,完成引狮后,还有双铁尺、钩、大刀、钯头和双棍的武术单打或对打表演。”舞狮头的罗征明说,表演前全体人要先拜先祖,然后跟着锣鼓敲打的快慢急缓节奏开龙门,然后扫厅(佛佛与狮子面对面,并引着狮子走一圈),才能正式开始。

“五色家伙”十年出徒

罗征明,今年50岁,是6个人当中第二“年轻”的。

18岁那年,开始萌发武狮兴趣,“以前白天要干农活,只有到了晚上吃过晚饭才有时间去学去练,一开始练基本功,蹲桩步都要蹲很久,常常一练就练到晚上10点多,不过因为很感兴趣,当时也不觉得苦。”罗征明边说边拿出了他的兵器“五件套”,这是他积攒了三年的零花钱买的。

这些兵器经历了30多年,但仍保存得非常完好。

“现在除了公用的那套外,个人当中就我有‘五色家伙’。”罗征明称这五件兵器叫“五色家伙”,像是在告诉别人,这是陪伴他一生的亲人一样。

当时近乎痴迷地学习,让他的基本功相当扎实,罗征明在舞狮头时又稳又灵活,这都需要稳健的腿部和腰部力量,而他的武术,包括“前拳”、“长风”、“武凳”也耍得拳拳生风。

“学艺习武是一辈子的事情,我学了十年,跟过两个师傅,虽然学出来了,不过跟以前的师傅们比,感觉自己还差得很远。”罗征明说。

健身+防身的技艺

里田村老人协会的原会长罗德庭说,原来里田村全村的男人不论大小都学,因为通过习武不但可以强身健体,还可以防身。

在里田村老房子的主厅里,至今还看得到地板上处处遗留的碎裂青砖,这是当时村民聚集练武的地方。

“扎桩步的时候,不但要扎得久,还要防备被师傅偷袭,师傅经常突然扫我们的腿,测试我们扎得稳不稳,不稳就要摔倒,扎稳了就没事。”罗荣富说,正是一代代师傅的严格要求,才保证了武狮阵的原汁原味,才强健了我们武狮人的身体。

“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处方药,只偶尔喝过正气水,其他时候,只要不舒服,我就练练拳,走走狮步,出一身汗,病就好了。”罗征明说,以前每天都练,现在展演的少,也练的少了。

扮演佛佛的罗先兆,今年72岁,表演起来活灵活现,一点不含糊,腿脚的稳健和身躯的自如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是古稀之年。

极为讲究的狮头制作

狮头的制作是一代代传下来的,先用黄土制出一个狮头模型,第一层用毛边纸覆盖,接着就一层纱布,一层牛胶,共覆盖9层,在这9层的中层,还需放入3-5本的老黄历,待半个月后风干,开始上色,除了眼、鼻、嘴外,在额头正中处还要画一“王”字,之后在头部挂上鬃毛,狮子下巴挂写有“瑞气临门”的一块红布,狮头的两颊处还挂有铜铃,狮身是一块黄或青的布,布上有一条鬃毛,狮尾用棕绳做的,用一根小木棍在里面摆动。

清流客家武狮有黄狮和青狮之分,黄狮代表狮王,有吉祥之意,并且是有受过戒的,只允许正月到清明前活动,青狮一年四季都可活动,两狮若在路上相遇,青狮必须让路。

“在我记忆中里田村的狮子就是黄狮,在上个世纪80年代,我们去宁化安乐乡马家围的时候,遇到一只正准备出来的青狮,他们一见到我们黄狮,就立马蹲到边上,让我们先进去。”罗先兆说,这是祖上传下来的,不需要语言,是自然而然的行为。

无以为继的客观现实

罗松春,82岁,作为狮阵中年龄最大的,他既是大师兄也是老师傅,他们六个人当中有同门师兄弟的关系,也有师徒的关系,最小的罗荣富就是罗松春的徒弟。

每年展演的时候,罗松春是提藤篮的那个人,代表着他是这一阵人的师傅。藤篮里有名帖,是报出师门的帖子,还有毛笔、墨水、印板(师祖的名号),另外还有一本江湖书(纪录祈福口诀的书),里面的字是用毛笔手写的,整本书发黄破损,但里面的字还清晰可见。

“藤篮就传了好几代了,可能有两百多年了,那本江湖书也许更老。”罗松春说。

武狮阵至少要有6个人,罗松春已经舞不了狮头了,绝大部分时间是敲锣打鼓以及演武术。

“年轻时候跟我一起学武狮的有36个人,现在还有在练的,就只有我一个人了。”罗征明说,狮阵中年龄较大的两个总有演不动的一天,等他们离开武狮阵了,恐怕连基本的6个人都找不齐了。他还说,除了面临人员的离开外,断流才是更可怕的,因为曾经有叫过村里的年轻人来学,可是他们嫌弃这个是过时的东西,根本就不愿意学。

3 0
相关文章